【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】机关党支部主题党日:退役军人谈初心——张意峰的军戎记

“大将筹边尚未还,湖湘弟子满天山。

新栽杨柳三千里,引得春风度玉关。

这是清代诗人杨昌濬1879年写的一首绝句,热情歌颂了清军收复新疆的功绩,也高度赞扬了最高统帅左宗棠的爱国主义思想。而在隧道公司机关党支部,也有一位曾服役于新疆伊犁的武警战士——张意峰。8月16日,隧道公司机关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中,党员们一同了解了这位退役士兵的军戎故事,让我们从他的军戎记忆里看看他的初心和使命!

8163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一名武警战士,两年军旅期间只扛过枪,但没打过仗,也没抢过险、救过灾,比起那些一线的战斗英雄和牺牲的战友,实在没有突出事迹能拿出来讲。不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。借此机会,跟大家分享一下当初中断学业、投身军营的初心和感受。

      2014年9月,我参军入伍,曾服役于武警8661部队52分队,而在那两个月前,我还是西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。现在,身边的很多朋友都会问我:“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大学不上,非要跑去当兵?”面对这些问题,我会调侃地回答:当兵后悔两年,不当兵后悔一辈子!不过细细回想起来,当初做这个决定,也是一个一波三折的故事。  

     当兵这个念头很早就在我心中萌生。那时还小,只觉得穿上一身军装很威武,影视剧中那些军人个个英姿飒爽、威风凛然,还不明白那身国防绿的意义。随着年龄的增长、思想的成熟,这个念头逐渐成为了一个梦想,到了高中,从军报国已经成了我不可动摇的理想,而报考军校也是我所努力的目标,可事与愿违,高考成绩略显逊色。曾遗憾过,也沮丧过,这个理想被埋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 上了大学,我本想按部就班完成学业,跟大多数人一样度过我的青春岁月,在学校安逸地度过了一年,从军的梦想也伴着这份安逸渐渐淡化。但在随后的暑期军训,我遇到了一位改变我人生轨迹的教官,他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几岁,是武警部队的一名普通士官,并没有什么超凡的能量。真正重新点燃我心中从军火苗的是他为我们讲的一个故事,我记忆犹新:他所在的中队曾处置过某市因迁市风波引发的暴乱任务,很多新兵尚未结束新兵营训练便紧急授衔奔赴一线......当提到众多无辜受难的老百姓和他牺牲的战友时,那一刻我看见他偷偷地抹去了泪水。    

     听完后,我的内心极为震撼,同样的年龄,同样的青春,当我们还在象牙塔里悠然度日时,我们身边有一群同龄人却要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,甚至有人付出宝贵的生命保卫着我们。后来我看到一句话: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。是呀,正是因为他们燃烧了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,才换来我们的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 那一刻,中国军人在我心中的形象变得无比高大,也是那一刻,我坚定了踏入军旅的决心,立志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我本科专业是历史学,每每看到近代中国遭受的苦难和屈辱,心里总是有种种说不出的难受,也更能理解“能战方能止战,强国首在强军!”这句话的更深涵义。    

     军训匆匆结束,但我从军的念头却愈发强烈,跟父母谈了自己的想法,却遭到他们的反对:“家里考出来个大学生不容易,中断学业去当兵简直就是不务正业!”父母当然不希望我走上一条他们所认为的“弯路”,对我说:“至少也要等到毕业之后再去当兵吧?”可是我等不了,我不想在象牙塔中温水煮青蛙,我担心大学所处的安逸环境会让我丧失激情和斗志,渐渐变得安于现状。因为这些分歧,我又一次错失了应征入伍的机会,但我怎么会轻易放弃?终于在我一年的软磨硬泡之下,父母妥协了,同意我的选择。报名、体检、政审,2014年9月,我如愿以偿接到了入伍通知!

     后来有很多人问我,当兵苦不苦?我说苦,但是我不后悔。虽然两年的军旅生涯没有浴血奋战、决胜疆场而立下军功,也没有舍身忘死、抢险救灾而留下最美背影,但这不应该是遗憾,而应该是庆幸,庆幸祖国安享和平,庆幸老百姓安居乐业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,我们身着军装的每一天,都在为这个太平盛世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 我相信一句话:光荣在于平淡,艰巨在于漫长。选择了军旅,苦是肯定的,来自心理和身体两个部分。部队的生活很枯燥,满眼直线加方块,满耳口令加呼声,日复一日的训练、执勤,重复单调的一日生活制度,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,都曾让我内心倍受煎熬;新疆常有极端天气,夏天最高气温可达40°,冬天寒风凌冽,最冷可达零下30°。服役期间赶上军改,全军掀起了实战化大练兵的热潮,“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”成为标配。记得夏天二阶段训练,连队拉到南台子高地打连进攻,那里没有一处树荫,也没有一处水洼,每人只允许带一壶水、一包压缩干粮,运兵车还没开到地方很多人水壶已经见了底。全天进行耐旱训练,大家饥渴难耐,舌干唇焦,但是还拼命扛着武器装备冲向一个又一个山头,把连旗插在山顶;到了冬天,野营拉练的号角再次吹响,我们步兵连每人背负近20公斤的行囊,带着武器装具,一天急行军能达到40公里,脚上起了水泡,挑完第二天接着走,中途偶尔还会穿插进行耐寒训练,战士们脱掉上衣,趴在雪地里做俯卧撑,这样的高强度训练早已习以为常。但更累的还是执勤,新疆的维稳形势比较严峻,当时我们执行要地警戒勤务,在烈日下顶着钢盔、披着前后都是三层钢板的防弹衣,持枪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汗水把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。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,看着同龄的青年来来往往,当时心里也挺不是滋味。但也有很多温馨的记忆,记得有一次我在阻截网里站岗,两个维族的小姑娘跑了过来,隔着阻截网递进来两瓶冰镇饮料,虽然我们有规定不能收,但盛情难却,向排长汇报后还是收下了,她们真挚的关心与灿烂的笑容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,也让我明白了守护一方平安、维护民族团结的意义和军民鱼水情的真谛。

     两年的时光匆匆而过,2016年9月,我脱下了心爱的军装,结束了兵役,遵从了父母的意愿,回到师大继续学业,重新成为一名普通百姓。如今回首,那段激情燃烧的军旅岁月是我人生中最弥足珍贵的回忆。在绿色军营里,我奉献了最美的青春,也收获了最宝贵的财富,那里有我奋斗的足迹,也有收获的喜悦,有真挚的战友情,也有报国的赤子心,在那里,更让我明白了责任、感恩、勇敢和执著。

     当年的我们,是天山脚下的忠诚卫士、是维稳一线的反恐利剑、是霓虹灯下的神圣哨兵!如今退伍不褪色,这一段军旅经历已经延伸到了我的人生旅途之中,我将始终以军人姿态和作风严格要求自己,不忘初心,不辱使命,恪尽职守,爱岗敬业。位卑不敢忘忧国,如果有一天祖国需要,我将恪守退役那天在军旗下的誓言:若有战,召必回!